欢迎来到电脑技术网,专业的计算机网络技术学习平台!

合作洽谈

最曲折的程序员之路:在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3-21

  编者按:本文作者 Kurtis Kemple 坦率分享了自己入狱服刑五年后,如何艰难进入职场,以及自己对待这份特殊经历的态度转变历程。一个个的小谎言堆砌出一个虚假的自我,是继续活在这样的皮囊中还是勇敢做自己?

  每天,我都会在这里或者那里说些小谎,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关于自我的虚假形象。我很想告诉你,这是一个关于我感觉自己懂得不多,然后发现其他人其实也懂得不多的故事,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在我们进一步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回顾一下过去。

  2004 年 5 月 16 日,我在监狱中醒来。好吧,我猜你肯定很想知道我是怎么进去的,说来话长,主要是因为阿普唑仓(用于治疗焦虑、抑郁症和失眠的一种药物)服用过量。正如其它许多人一样,我也有严重的药物(毒品)依赖问题。

  好了,回到监狱的场景。我在监狱中醒来,一点也想不起我是怎么进去的。有意思,我想我的迷茫一定是都写在了脸上,同牢房的一位兄弟善意地提醒我,收监文书就在我的枕头下面。哦,上面写着我进来时看上去就跟疯子一样。好吧,显然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没有犯罪,那就让我们来理出个头绪。

  原来我入狱是因为一些非常严重的行为。显然,在断片儿的时候,我拿了一张纸条抢劫了一家银行。不用怀疑,看到这里,我也同你们一样感到惊讶。我承认我的生活充满了各种错误的决定,掺杂着一些心理创伤以及过量的药物依赖问题,但我绝对不是什么抢银行的歹徒。

  让我们快进到一年之后。

  2005 年 4 月 5 日,我站在法官面前,这位法官刚刚宣判我五到七年有期徒刑,缓刑一年执行。原来我真的是银行劫匪,他们甚至有监控录像以及我的供词作为证据。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毒品,我说的没错吧?

  宣判之后,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的拘留室,也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的牢房。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坐在牢房里,我暗暗发誓,虽然我刚刚失去了人生中五年的时间,但我再也不会浪费哪怕是一分钟的时间。服刑结束之后,我知道自己需要经历一番挣扎,要吃不少的苦。我发誓要尽最大可能有所作为,提高效率,出去之后,不会再浪费任何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也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绝不会像其他一些人一样,甘愿一辈子在这个地狱一般的场所里度过。

  服刑期结束,一个新的开始

  度过了五年漫长的岁月,共服刑 2112 天,我最终刑满释放。

  在入狱期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包括 HTML,CSS 和 JavaScript。我为自己能有机会学习网页设计课程入门而感到幸运,其中也包括网站开发内容的介绍。第一次接触网页开发内容,我就被吸引住了。我也不清楚究竟是哪些地方吸引了我,但我就是很着迷。在此之前,我在计算机方面没有多少经验,我对互联网的了解就是从 Napster 下载 MP3 音乐。

  我学习了打字课程、计算机基础知识课程、网络课程以及我能接触到的与计算机相关的任何知识。我买了一本关于可扩展标记语言 XML 的书,朋友们,我有了一个新的成瘾对象!毫无疑问,我对此深感痴迷。

  我将这种好奇心转化为一门技能,而在刑满释放之后,我立即申请了大学平面设计课程。拿到副学位证书之后,我继续学习编程相关的知识,并做好了进入就业市场的准备。

  找工作的过程十分艰难

  对于一位有前科的求职者来说,我都记不清投出了多少封最终只是石沉大海的简历。要在这个行业起步本来就很难,而一项严重的犯罪记录显然只能是让这件事难上加难。

  我真的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我有着白种人的优势特权,我可能根本就找不到什么突破口。我无法想象那些有着犯罪记录的黑人或者西班牙人要想找到这样一份工作会有多难,或许就像天方夜谭一样。这让我感到痛心,因为当前的体系和制度就是这样的无奈。

  我坚持、坚持、再坚持。最终,在一个很烂的机构找到了一份很烂的工作,拿着很低的薪酬。但对我来说这都无所谓,因为我成功找到了一份工作。

  你可能想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因为这份工作不会对你进行背景核查。正是因为这样,才拯救了我。但在某些方面来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又差点回到了之前的抑郁状态。

  谎言的分量

  要开始工作了,我感到兴奋,又有些紧张。我知道肯定会有一大堆的问题向我涌来,你是怎么进入编程行业的?或者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没上过大学?哦,那你之前是做什么的?。我之前在服刑,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答案,于是我撒了个小谎。我对自己的背景信息进行了一些调整,包括我是如何进入的这一行业之类的信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谎言塑造出了另外一个角色。我越来越发现,我给的谎言必须是完美的,否则就会穿帮。久而久之,我就像是活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一样。我无法去跟他们谈论那些对我的人生非常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事情和经历,那些深刻改变了我的事情,那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经历。

  多年来,我只与少数几个人分享了这一真相。我无法将这一秘密留在自己心里,这种感觉太痛苦。一旦我工作变动或者离开这一职位,同原来的同事分享这一真相就变得容易很多。我也跟一些现在仍共事的人坦白过这些,但这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你不知道他们听到后会作何反应,他们是否会接受这样一个你。

  对于那些了解这一事实并且对我表示支持的人,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的感激之情。你们给了我最大的帮助,正是因为有你们我才能分享那个真实的自我。

  谎言的重量几乎让我难以承受,虽然我很害怕写下这篇文章,袒露真正的自我,但如果不去写,那我会更加不安。

  我不想再继续活在另外一个虚假的皮囊里了,我不想再继续冒充别人来生活了,我受够了。

  我做的还不够

  实际上,有数百万的服刑者在走出监狱之后,经历的挫折、遇到的挑战都比我所经历的要难得多,我想尽我所能帮助他们。

  我在监狱服刑期间,脑子里来来回回想的就是一件事:出狱之后如果我找不到一份工作那该怎么办?我该如何才能生存下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电脑技术网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最火资讯

Copyright © 2015 电脑技术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电脑技术网

请勿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言论.